@_@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wps你动啊,你快动啊:

内有网上流传于作者墨香铜臭一切黑料与谣言的辟谣与澄清。


我方从始至终支持“粉丝行为不上升作者”,因此为避免争议,粉丝行为不列入此博。此博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欢迎随意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但不得更改。


  完整九宫格+《关于魔道祖师被污蔑营销炒作一事相关考据及总结》报告PDF已放入百度网盘,微博内有链接可供下载,密码:ocw6



  • 关于营销

  1.关于营销的辟谣

   空降热搜/微博买榜/买同人/买扫文号推广/买营销号发通稿/贴吧、豆瓣炒作/拉踩均为不实谣言,内有数据记录、“营销号”亲自反驳、事件记录吧澄清总结、兔区查ip记录。



  2.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3.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晋江帮助推广一事的澄清



  4.业内人士对魔道有无营销一事的看法/澄清


  请注意此图为“评论”,而非黑子造谣的微博,去博主的微博内搜关键字当然查不到,但是博主并未删除评论。

  補充:行舟KK对于“作贼心虚删除为魔道澄清的微博”一事的澄清



  5.关于“墨香铜臭将ip卖给新湃传媒进行营销”的辟谣



  墨香铜臭是晋江的签约作者,作品版权卖出由晋江“全权代理”;新湃传媒为晋江合作方“影视公司”,非营销公司,现在正在拍摄的陈情令制作公司即为新湃传媒。



  6.关于墨香铜臭《魔道祖师》刷分的辟谣:



  晋江官方判定未刷分,你黑一句话倒成了刷分石锤?


  7.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




  • 关于融梗/抄袭


  1.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2.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不要说什么“现在风向又不同了”,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不是因为风评而定,判定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的方式也不是根据它的路人缘所决定的。2017年就被锤得死死的事情,在作品一字未改的情况下,并不会到了2018年就突然变成抄袭。

  我现在跟你讨论的是抄袭,不是别的什么,就事论事,不要扯别的。



  3.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此微博已被仙剑官方点赞



  4.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关于近期“反抄袭吧改口认为有融梗嫌疑”一事,实为反抄袭吧“现皮下与前皮下意见相左”。若有人认为“反抄袭吧并不能算是权威机构”,讲的话不能当真,那请六组出示权威机构证明,否则就算造谣泼脏水。



  5.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


  原调色盘与反调色盘


  时间线澄清1


  时间线澄清2


  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复制《浩然剑》原文,窜改为《魔道祖师》内人名,称此为《魔道祖师》原文



  6.金龙奖得奖作品不得抄袭(或涉嫌抄袭),这个锤够不够硬?够不够权威?






  • 对于作品


  1.关于“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以及“墨香铜臭本人为陈情令编剧”的辟谣:





  2.关于墨香铜臭本人“支持拆忘羡官配”的辟谣:


  图为黑子p图,魔道祖师首发日在2015/10/31,而这篇评论发于2014年,时间线根本对不上!



  3.作者本人对于官配的立场及态度:







  4.关于“墨香铜臭不爱自己笔下人物”的反驳




  • 关于“人品”



  1.关于墨香铜臭“利用粉丝人肉其他作者自炒以卖出影视版权”的辟谣与科普

  第一,并无任何证据证明人肉作者西子绪的三无小号皮下为魔道粉,更无证据证明其举动为墨香铜臭指使;第二,《天官赐福》版权已于三月卖出。



  2.关于诅咒831的“受害者”早点死



  第一,墨香这句话是在四月时说的(然而四个月过去了她还没开文);第二,“死日”指她的第四本书“神没有休息”。这个堪称断章取义之最,可以安排一下拿个奖了。

  贴心小提醒:死日不好听,也有黑子拿来作文章,大家可以根据墨香透露出来的小料喊“四少”喔。



  3.甩锅霹雳粉、脱坑回踩霹雳



  作者已强调“某些粉”,这就不叫地图炮、不叫甩锅,这叫点艹。而这所谓的“某些粉”继鉴抄《魔道祖师》后,又给《天官赐福》泼脏水,于四月初更是对一字未开的《死神没有休息日》进行“预言抄袭”,是以作者才发了一条发泄情绪的微博。再次澄清:那条微博与西子绪太太无关,与霹雳粉无关,仅针对拿霹雳当枪的无脑黑。


  
你黑梦里的回踩。哪家回踩不踩官方不踩粉群只踩掐架阵仗的?问问你身边的饭圈姊姊她们认不认?

  据我列表霹雳圈的朋友表示,在霹雳圈里连骂编剧都是正常的事情,因为不同时期的编剧不同,剧情不可能尽如人意。所以请问一下,如果连骂编剧都纯属正常、不算回踩的话,调侃掐架阵仗算什么回踩?



 
  • 对于粉丝


  1.关于墨香铜臭“开除薛洋及江澄粉粉籍”的澄清与事件科普

  不存在“地图炮粉丝”的行为,从头到尾针对的都是“角色毒唯”,请正常粉丝不要对号入座。


  2.关于墨香铜臭亲自下场引导粉丝

 

  第一,空降粉群为“安慰”不为“引导”;第二,作者原话为“不要再砸雷了、不用做长微博澄清了”。

 

  具体辟谣在第一个最全的整理里头麻烦自己看一下。页数有点多,144页,前面有目录,按着目录找很快就能看到。



  墨香多次于晋江作者专栏、魔道文案、作者有话说以及微博上呼吁粉丝“不要ky”、“不要拉踩”、“不要侵犯三次元隐私”。

  专栏声明挂了两年,前前后后说了九次,然而即使如此,仍有TXT女孩不关注作者、不知道这些东西,低龄脑残粉明知故犯。

  个人行为个人背锅,请勿上升。非要上升作者,请不要自行跳过脑残亲爹娘,先找他们,再找作者,谢谢。


  • 其它


  1.墨香铜臭是长佩大股東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谣言。例如:墨香铜臭的父亲给了她500万/700万/730万/750万/800万买营销、墨香铜臭其实是蔡徐坤/范冰冰(对以上二位的粉丝致歉)、墨香铜臭是体│制│内人士,要竞选人│大、墨香铜臭用霸王票和版权收益洗│钱,或者831事件后白衣逆诈尸,跳出来表示“当年自己就是拒绝帮作者营销才被带头针对、开除粉籍”。从头到尾一张嘴,无凭无据,连个QQ聊天纪录都没有,说自己一怒之下退群了没有聊天记录,在被告知可以用电脑导出后就直接闭麦不说话,比差池还不敬业。


这些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辟谣、从何辟谣,因为任何罪行从来都是“证有不证无”,这是常识。


然而,这样荒诞无稽的谣言仍然在黑子之间流传、被放进了新的洗脑包里,任黑子扔给刚入坑的萌新,或者压根没入坑的吃瓜路人。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请不要轻信谣言,这样不仅对作者是一种伤害,还显得你智商很低。


下次如果你又吃到了什么神奇的洗脑包,请让他先把锤给你。先有锤再去论真假,而不是先定真假,再问澄清的锤可不可信。









玖辞_:

最近那个什么“文手无人权”的文章频繁出现在我的首页= =
随便逼逼两句,反正也没人看见。
埋下的伏笔没人发现,精心打磨的剧情没人看,是令人难过,但是这和开车热度就高没什么可比性。


同人文本质上不就是自己写了开心,有人看更好,没人看正常。有人看会感到开心,没人看也不应该为此沮丧。热度高了就高兴,低了就撒泼打滚弃坑,说到底还是自己不想写了。
想有人捧着,去买赞啊,去买粉啊,恕我直言,自己写得什么样子没有一点B number,还戾气爆棚地到处怪罪世风日下,把一点儿小事无限放大,把负面情绪带给粉丝的,都是low B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
这是我理想的状态,也是我一直坚持的原则。


而且难道开车就很容易写吗?几个吸引眼球的性癖堆砌一下,是好写得很。可是难道每一辆优秀的车都是这样吗?开车也建立在深刻把握人物的基础上,为什么在某些人眼里开车就是为了掩饰ooc?
或者说,这是在以己度人?


我赞美每一位开车或不开车的,能写出优秀作品的太太。他们各有各的优点,不能仅仅以开车或不开车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优秀的太太开车是好的,不开车的剧情也值得琢磨。
这才是粉丝们爱她的原因。
有为了热度上不去而惆怅的时间,不如多看看自己的文章哪里ooc了,不如多看看原作。有diss开车的时间,不如提升一下自己,不如去看两页鲁迅全集。

真的超级真实了

GLORY:

    同样的长相,同样的身体,却终究不是同一个人。
    阿柒的身边没有鸡大保,没有小飞,没有可乐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朋友。他愿为她赴汤蹈火,甚至与整个刺客联盟为敌,换来的却是她的背后一刺。
    伍六七没有柒的强大,也没有他的那份孤独。即便是失去记忆做了个傻傻的、坚持着自己的正义的刺客,也比柒好的太多了。
    柒很强大,强大得让人心疼。有了伍六七的柒,背影似乎没有那么的单薄了。


随便撸的
大概就是对柒七的看法

【そらまふ/甘党加湿器/luzkain】Sweet Devil【1】(ABO、特工paro)

?:

◆看到上面那一串你肯定觉得我疯了,对(笑哭),确实如此。


◆天雷ooc,请勿带入三次元。


◆纯糖宠溺高能预警ww


◆警告:本文含有师生恋、下级人员“冒犯”上级,霸道总裁and高冷学生以及各种闪光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帅死了,死而无憾。


 


                                           —嘿嘿嘿—


 


      —“你是很聪明,但太单纯了,不是吗?”


          —“嘘……小声些,我不想让其他人听到你的声音。”


 


—One


 


      S市,M公司天台。


      一个拥有茶色发丝的少年似乎颇为不屑地说了句什么,随手扔掉了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红色眼镜框,继续俯下身瞄准了目标。


      “好了天月,不用动手了。”一个十分慵懒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


      “切…什么啊……”天月站直身子,单脚踢在了天台并不高的围栏上。一提手中被改装得看不出原型的M82的枪托,金属子弹落地的清脆声响起,随即看向大厦下的蓝发男人。


      突然,一只手搭上了天月的肩膀,熟悉的烈酒味道的信息素让天月身体一颤,伊东手臂放在了天月肩上,还十分悠闲地倚着:“まふまふ去啦,我们回家好了。”


伊东也不管是否会被局长责罚,抱起了天月,轻而易举地在并不稀疏的大楼之间穿梭,而天月手中的狙击枪也变为了黑色的吉他盒。


      “他们两个又跑了啊…”两公里外,kain在屏幕前看着他们,“我为什么会和你们一组。”


      “不是时常的事嘛,”耳边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刚刚运动停下的呼吸声,“哈啊……不过确实整栋楼都是他们的人,我已经解决了,副局长大人,要不我回去陪你怎么样?”随即传来一阵轻笑声。


      kain不知为何脸已经变得通红,好在まふまふ打破了冷场:“我要准备了。”


      他俯身站在目标房间的上方,接着,他便扔下了耳机。


      “真是的,又扔了……浪费钱啊……” そらる听着声音便明白了一切。


      kain捂着脸,想吐出“你们是我带过地最差的一届”但介于他入职的时间比他们都短,只好不了了之。


……


     まふまふ穿着黑色的长风衣,脚上短靴也仅是刚到脚踝。外衣下是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牛仔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腿,身上还有着各种金属锁扣,用来装子弹,腰间还别着两把银白色的手枪。


      他下一瞬便不知如何身处在侯客室的大门前,门内的男人在豪华的房间内却未注意到门外发生了什么,得意洋洋地抽着雪茄。


      “多亏了luzさん啊……” まふまふ站在门外自言自语着,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说着他还晃了晃头,放松了下颈椎,“不过把人全悄无声息地杀死之后又跑了啊,这下难交差了……”虽然他所说的话没有丝毫的传进去,但……


      “动手。”kain盯着屏幕,说道。


      まふまふ便踢开了门。


      kain显然抓好了时机,在まふまふ破门而入的瞬间,监控摄像头全部爆炸但却未掉落。


      那个军.火.走.私商缩在墙角,他身边的守卫举着枪,而まふまふ仅用一把匕首,还未被伤到一丝一毫,他飞身踢下那个男人手中的冲锋枪,厌恶地皱了皱眉。


      “放……放我走吧!我……什么都能给!……”男人十分惊慌,此时对他来说已是必死之局。


      まふまふ向上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他将右腰处的手枪拔出,在食指处转了一圈之后遥遥对准了他。


      “砰!”


      一声枪响后,まふまふ走到早已被损坏的窗前,看到大厦下的男人时,原先毫无波澜的脸上出现了惊喜与天真合为一体的笑容,紧接着他便从足有6层高的楼跳了下来。


      “そらるさん!接住我哦!”


      そらる一直看着まふまふ,早就准备好了,十分轻松地接住了他,脸上有着温和的笑容。


      “不要再这样了……太过张扬,万一我接不到你怎么办。”他低头在まふまふ耳边说道,微微的痒感让まふ有些微烫。


      “不就不好了!”まふまふ推开他,在地上站定,一把抢过そらる的耳机,道:“kainくん~?”


Kain假咳了几声,无视掉了前面部分:“反正那楼里都是走.私商的人,杀了就杀了,我向局长报告一下就好了……收工回家喽!”


      “对luz的行为真是宽容啊……” そらる小声吐槽道。


      “想不也不行啊!”kain的声音一听就是哭丧着脸,“我怕被……啊!”


从耳机中可以听到开关门的声音,而luz的声音兀然出现凑近。


      办公室里,luz和kain的鼻尖仅差毫厘,luz罕见的笑脸对上了kain有些惊慌的神色,珍贵葡萄酒星博(Starborough)的味道与清甜柠檬信息素的碰撞。


      “您刚刚说什么,副局长大人?”


      接着便传来了椅子与书本碰撞和落地的声音。


      そらる机智地迅速关掉了对讲机。


      まふまふ一脸茫然。


 


—Two


      清晨。


     “唔……そらるさん……你干什么啊……”まふまふ睡眼惺忪。


      まふまふ被そらる的异常动作惊醒,而此时他却在そらる的怀中。


      そらる轻轻咬着まふまふ的脖颈,这让他全身有些发软,当他想转身看向他时,却才发觉自己的手臂已紧紧被そらる禁锢住了,刚醒的无力感以及因为背后是自己的爱人更加让他无法挣脱。


      “そらるさん……?求求你了……别动……”まふまふ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却也被他这番调弄弄得身体有些发热,“そらるさん的易感期到了……抽屉里有抑制剂……真的…不要……说好了……”


      “一次也不行吗?”如同恶魔的低喃。


      看着まふまふ坚定的摇头,そらる也只好注射了抑制剂。


      好的先让我们先来看一下两人的资料。


      まふまふ:17岁,大一学生。未分化(重点),成绩优异,15岁经审核后加入特工局,被全校学生追求企图变成养成系游戏,恋人そらる,被其说是看起来一定是个弱气的omega,但一直拒绝そらる,说要等到分化之后(微笑),所以,处男。


      そらる:21岁,まふまふ就读学校X大的总经理(假身份),Alpha,据说迷倒了万千少女,恋人まふまふ,处男(非恶意)。



      “要去学校吗?”まふまふ看着倒在床上的そらる问道。


      “不想去……累……去学校因为易感期我这一身的信息素不得让他们疯掉……去超市买点零食好了,你今天没课吧?”


      まふまふ耸了耸肩:“有我也不打算去。”


      听着まふまふ答非所问,そらる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头发,捏了一把まふまふ白净的脸,走进了梳洗间。


……


      そらる牵着まふまふ的手,身边不时有几个妹子驻足为观两大帅哥,まふまふ冷脸看这人群,走进超市以后立刻以累为借口坐到了购物车里。


      不得不说まふまふ缩起来真的是小小的一团,仍因为习惯见到生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玩着手机,但以他的腿在购物车外一晃一晃的动作显然可以看出因为被そらるさん推着十分高兴。


      周围的围观群众在吃瓜一段时间后突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购物车中的那个少年只有十五六岁模样,这意味着……他还没分化,而他旁边的那个大帅哥却是个纯正的A。


      恋童癖?


      养成系正太?


      群众有点懵。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旁若无人地继续走着,不时拿下货架上的一两件物品,有时候还会因为砸到まふまふ身上遭到他鼓着腮帮子的一个轻到可忽略不计的一个拳头。


      群众有点感觉甜。


      “喂喂,抬起来点,”そらる说出了一句让人极容易误解的话,まふまふ看了他一眼,安份地缩了缩,让他把一个薯片袋塞到腿下。


      群众感觉有点闪。


      当他们两个来到收银台时,那个群众中的女孩子呆了一下,甚至条件反射地要去扫まふまふ脸上的条形码。


      そらる赶忙像抱猫一样手放在腋下抱了出来,まふまふ的脸上表情似乎说明了他老大不情愿,但そらる又揉了揉まふまふ毛茸茸的头,那个未成年的孩子舒服的眯了眯眼。


      像猫一样啊……


      这是所有群众的心声。


      显而易见,超市整个瘫痪了。


      不过这不重要,当そらる提着所有东西走出去时,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声音上了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そらる接到了一个电话。


      “又有任务啊……”


      他歪着头,深蓝色的碎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耀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燕酱一起研究的剧情,两个人忙活了很长时间。


倒地。


第一次写这么甜的文。



  • —  —  —  —  —  —  



人物介绍。


まふまふ:见文中。特工局排行001


そらる:见文中,信息素为雨过之后天晴森林中的清香。特工局创始人之一,特工局排行001


伊东歌词太郎:22岁,X大老师,天月初中开始的老师,Alpha,20在学校中是个性格温柔的好老师,恋人天月,信息素是名为恶魔之泉Devils Spring的烈酒(世界排行第8烈酒),特工局排行003。


天月:19岁,大一学生,十分,特别弱气的omega,初次发情在学校(嘿嘿嘿)校园中有许多人想占便宜,因为身体原因被伊东劝说调到狙击岗位上,尝试装成beta但总被识破,恋人伊东歌词太郎,信息素为朗姆甜酒。14岁经审核后加入特工局,特工局排行005。


Luz:20岁,大学毕业,alpha,装作beta追求kain,信息素为名为星博(Starborough)的葡萄酒,经常调戏上级(kain),在局中主要负责暗杀,18岁经审核后加入特工局,特工局排行004,恋人kain。(已经领证了)


Kain:21岁,大四学生(四年制),omega,恋人luz,(已经领证了),初为S市最著名的情报贩子,但为人不知为何看起来十分天真,加入特工局后为副局长,一年前20岁加入特工局并分化,信息素为柠檬,特工局编外人员。



皇子与骑士【安雷】

GLORY:

  “ 知道阿喀琉斯的脚踝吗?
  那是刀枪不入的半神唯一的软肋。”
  
  黑发的修士把这个神话故事当做睡前读物讲给了自己年幼的徒弟。
  “可为什么阿喀琉斯不在长大以后让脚踝浸到冥河里呢?那样他就没有弱点了啊。”
  修士看着徒弟那双大大的眼睛,看向了窗外:“也许……是神的旨意。”
  躺在床上的小男孩看上去还想说些什么,但师傅说了句“时间不早了”,他便只好作罢。
  修士离开了小男孩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第几年了?”他喃喃道,“这是第几年了……安迷修。”
  
  雷狮是个皇子,安迷修是他的骑士。
  骑士与皇子的爱情。
  嗯。很老套的剧情设定,却总是让人觉得一切就该是这样的。
  骑士在十九岁那年走进了那座城堡,认识了刚成年不久的嚣张跋扈的三皇子。
  看见雷狮的第一眼安迷修就想削他。你解释一下,什么叫这个傻子发型像个榴莲???您那比我这还像好嘛?
  碍于面前这位恶党是自己的主子,安迷修表现出了他极好的素质:“是么,哈,哈哈哈。”
  一阵干笑后,他清楚地听见了面前这位主嘀咕了一句“老头子怎么给我找了个傻子当骑士”。
  忍,他忍。
  这算不是什么很美好的记忆,但从小就没心没肺的三皇子却破天荒地记下了。
  以至于后来他和安迷修好上以后,安迷修说自己原来是对他一见钟情。开什么玩笑,他雷狮会对这么个呆子一见钟情?!
  『那一年,两人是欢喜冤家』
  
  跳过一系列毫无营养的骑士皇子之间不可告人的那点事,反正两人最后在一起就是了。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雷狮遣下了女仆和执事,与安迷修在花园里乘凉。
  “再过几个星期,战火就会蔓延到主城了……”
  “我会保护您的,你不用担心。”
  “你这呆子,谁要你保护?”
  安迷修看着他,笑了。雷狮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知道他在笑。那双莹绿色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
  “你知道阿喀琉斯之踵吗?”
  那是雷狮第一次听这个故事。
  故事说完,安迷修顿了一下:“如果战火蔓延到主城,请三皇子保护好自己。”
  如果我是半神,你便是我的脚踝。
  安迷修没有说出这句话,可雷狮从他的眼里看见了。那双眼睛里有一份坚定,有空中的星辰,还有他。
  
  不出所料,战火在几星期内迅速地蔓延到了主城外的护城河。
  二皇子在前线抗敌时重伤被送去安全的地方疗养,太子在与邻国商议两国联盟一事,而国王早在战争打响以前就病倒在床。于是,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脸的三皇子成了带兵抗敌的最后希望。
  人们只知道最后战争胜利了,却不知道三皇子在护城河一战时,失去了些什么。
  『他说:我们都是半神,我们是彼此的脚踝,当半神失去软肋之时,就能变成了真正刀枪不入的神。现在,你就是神了。』
  
  战争过后,雷狮当了一个修士。因为安迷修说等他以后不再当骑士了,就去做个修士。每天做做祷告,去给福利院的孩子讲讲故事,也许还会收养一个孩子当自己的徒弟……
  “师傅,你怎么哭了。”
  雷狮转头,不知什么时候,自己那头发像个榴莲的小徒弟站在了他旁边,莹绿色的眼睛看着他。
  “怎么还没睡?”
  “因为我睡不着啊。”
  “要不师傅再给我讲个故事吧!比如……嗯……啊,比如我为什么叫安迷修。”
  雷狮听见这个名字,干涸的眼眶再一次红了眼眶。
  『安迷修是一个梦,一个编织了很久很久都织不完的梦。』

看看最近的智熄摸鱼

观【萤火之森】有感。

时间停止在银消失的那个夏天,一生一次的拥抱放在回忆里不会变老。
其实美丽的故事都是没有结局的,只因为它没有结局所以才会美丽.
那一刻,便是一世。

——用一生,换你一个拥抱。